四平新闻>综合>孙家栋:干航天,一辈子也不会累

孙家栋:干航天,一辈子也不会累

2019-11-26 19:14:50 4436人参与  4436条评论

《科学技术日报》记者傅逸飞

今年的编者按标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这是70年的辛勤工作,充满荣誉。

9月17日,习近平主席签署总统令,授予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模范人物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了一个名为“为新时代——共和国的荣誉——奋斗70年”的专栏,回顾他们在国家建设中的伟大成就和史诗般的生活故事。让我们给他们最热烈的掌声!

1967年7月底,北京夏天酷热难耐。一天下午,孙家东在办公室工作,大汗淋漓。当时,他是国防部第五研究所第一分院模型的首席设计师,从事导弹开发。

正当他在思考一幅火箭画时,有人敲门。新来的人开门见山地说:“聂老板指示你负责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总体设计。”

十几岁时,他梦想建造一座桥,并去苏联学习航空发动机。从他回国之初发展导弹到与卫星形成不可分割的联系,孙家东的生活经历了许多波折。然而,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从未改变他的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

今天,在太空领域的各种重要场合,孙家东蹒跚的身影和慈祥的笑容依然随处可见。这位90岁的老人对自己的晚年不满意,微笑着说,“我也是‘90后’。”

2019年9月17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表决后,孙家东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荣誉勋章——共和国勋章。

赢得苏联学生梦寐以求的金牌

当18岁的孙家东从辽宁省抚县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俄语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土木工程与建筑系的学生,并在未来建造一座桥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空军开始组建。孙家东,学术上和学术上都很优秀,被招聘为急需的俄语翻译。1951年,他和其他29名士兵被派往苏联茹科夫斯基工程学院研究飞机发动机。建造这座桥的愿望只能永远留在青春的梦里。

出国留学给孙家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出发前,部队去王府井买最好的哔叽布,并为他们订购了直军装。走在苏联的街道上,中国士兵经常吸引羡慕的目光。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孙家东的学习势头。每天晚上看完新闻后,他学习到晚上两点。他的记忆力惊人。他可以在几天内从头到尾背诵一节课的七八章。一旦他拿到试卷,他就可以开始写作而不用去想它。

鲁科夫斯基工程学院有一个传统,任何在考试中得了5分的学生都可以把他的照片挂在学校门口。如果能在一年后保持,照片位置将向上移动。海拔越高,人数越少,画面越大。毕业时,如果有人的照片能出现在“照片塔”的顶部,那么恭喜他,他将获得一枚印有斯大林头像的金牌。苏联学生梦想获得金牌,这意味着他们毕业后将比其他学生有更高的排名,并在工作分配上享有优先权。他们还可以在报到前享受三个月的双倍工资假期。

孙家东是金牌获得者,也是少数几个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之一。

孙家东毕业前,一列从莫斯科开来的专列载着两枚p-2短程导弹抵达北京,这是苏联送给中国的礼物。当时,孙家东对这两枚导弹一无所知,也不认为自己会和它们有缘分。

告诉周总理一些困难的事情

1958年,带着极大的荣誉回国的孙家东被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所第一分院导弹总设计部,两年后成为该型号的总设计师。

从最初对苏联p-2导弹的模仿到东风导弹的研制,他把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其中。

“我一毕业,就会从事导弹研发。我想我可能一生都在从事导弹事业。”孙家东回忆道。

但是在1967年夏天,一切都变了。

为了确保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成功研制,中央政府决定成立以中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为首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后来,钱学森把孙家东推荐给聂荣臻。

虽然孙家东当时还是一个“年轻一代”,但他已经被认为是一个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专家。

肩负重任的孙家东,不仅坚持不懈地努力工作,而且表现出勇于承担责任、勇于冒险的精神。

1969年10月,东方红一号卫星的初步样品基本完成,周恩来总理决定听取卫星工作报告。钱学森介绍孙家东时,周恩来总理拉着孙家东的手说:“哟,这么年轻的卫星专家还是个年轻人。”

周恩来总理随和的态度感染了孙家东。在这份报告中,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埋藏在心底、难以启齿的问题。孙家东说:“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多卫星仪器上都嵌有毛主席像章。人们对毛主席的热爱是可以理解的,但它不仅增加了卫星的重量,影响了它的散热,还影响了它的态度……”

周总理看上去很严肃,说道:“我认为没有必要...你回去向每个人解释真相。为了建造卫星,必须强调科学。”

1970年4月,当东方红一号卫星伴随着“东方红”音乐在北京上空飞行时,孙家东和一些白天受到“批评”,晚上秘密从事研究的同志怀着复杂的心情仰望星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

航天工业的客座明星

东方红一号卫星成功发射后,孙家东先后担任第二颗人造卫星、第一颗回收卫星和第一颗地球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的技术负责人和总设计师,并参与和领导了其他卫星的开发和发射。

1985年10月,当中国发射另一颗可回收遥感卫星时,当时的航天工业部长雪梨向世界宣布,中国的运载火箭将投放国际市场,承担外国卫星发射业务。

这个消息震惊了国际航天界。

当时,美国和法国垄断了国际航天发射市场。然而,1986年,世界航天工业的四次大爆炸使欧美国家陷入低谷,但为中国进入国际市场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发射外国卫星是一项商业性质的国际技术合作。为此,中国宇航员不仅应该知道如何开发和发射卫星,还应该学会如何与国际商业客户打交道。孙家东扮演了“商人”的角色。

1988年,香港亚洲公司购买了美国休斯公司的亚洲一号卫星,用于长征三号火箭发射升空。然而,为了将卫星从大洋彼岸运送到中国,它们必须有美国政府颁发的出境许可证。获得许可证的任务落到了时任航天工业部副部长孙家东的肩上。

同年10月,孙家东代表中国与美国签署了两项关于“卫星技术安全”和“卫星发射责任”的协议备忘录。然而,双方在一些国际贸易问题上存在很大分歧,尚未达成最终协议。一个月后,第二轮会谈从北京转移到华盛顿。

谈判开始时,美方主动出击,非常咄咄逼人。孙家东率领中国代表团强烈反对对方认为中国发射一颗外星星球将扰乱国际商业发射市场的观点。双方陷入僵局,谈判陷入拉锯战,一直持续到那年的平安夜。

孙家东指出,许多美国代表已经预订了12月20日的机票,对谈判越来越不耐烦。他抓住对方的心理,制定了“拖延战术”,从早到晚,从不离开。12月19日,美国人的耐心达到了极限,楼上,可以听到美国代表和焦虑的家庭大声争论调整他们的旅行日程。这一天,不想战斗的美国人终于签署了协议。

1990年4月7日,亚洲1号卫星成功发射,在美国休斯公司(Hughes Company)的31颗类似卫星中,轨道进入精度最高。

孙家东总结自己的职业生涯时笑着说:“7年学飞机,9年造导弹,50年装卫星。”尽管他很老了,他仍然为中国的北斗七星和月球探测项目努力工作。他说:“空间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的余生都不会厌倦。”

北京快乐赛车pk10 特区彩票网 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