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新闻>综合>音像店消失了,可我还在听那些老歌

音像店消失了,可我还在听那些老歌

2019-11-17 07:49:22 1626人参与  1626条评论

最美丽的不是音像店,而是你们一起听过的唱片。/“秘密不说”

时光飞逝,音乐载体的变化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然而,街角的音像店承载着青春的记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远远落后于时代。

今年九月是粉丝们一起庆祝新年的月份。周杰伦和林俊杰相继推出新歌,每首售价3元。销售额很容易突破几千万。

有人说数字音乐支付的时代终于来临了。其他人说这只是粉丝怀旧时钟的一个例子。

也许就像"欠叶星一张电影票",许多人买的不是"说不哭"和"把故事写给我们",而是一张当年欠他们偶像的cd。

视听记忆:一个水无法带走的时间故事。

在英国纪录片《最后的胶水商店》中,店主汤姆对音像店的记录了如指掌:

“每张唱片都记录了我们的感受和记忆。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我在做什么,在哪里听这张唱片,和谁在一起……这些都是我唯一的记忆。”

幸存的实体音像店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最后一家乙烯基唱片店”

每个人都对音像店有记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想听一首歌,但这并不像触摸手指和点击音乐应用那么容易。

如果你是一个学生聚会,那么你可能要在3到5天内攒钱吃早餐,在街上的那家音像店里晒半个小时的太阳,买一盒磁带或一张cd,然后匆忙回家,把它们放进录音机或cd播放器里,听听期待已久的歌曲。

在那些日子里,即使是劳动人民在购买光盘时也会感到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

央视著名主持人白严嵩曾经讲述过他的音像店。他刚开始工作时,月薪只有100多元,但平克·弗洛伊德的《失落的墙》(Lost Wall)光盘的价格是200元。“想想我站在北京外国语书店时有多难过。

但是价格怎么能阻止每个人对音乐的热情呢?

在收到音像店店员的磁带和cd后,心痛很快被喜悦所取代。离开商店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听歌曲。同时,打开厚厚的歌词书,抄下新的一页。

我不能自己听,但是我也想和我的朋友们分享一些好歌曲。磁带和cd的借用和归还见证了许多友谊和爱,也温暖了许多人的青春和成长。

当你在音像店买一张cd时,需要一个下午去挑选。/unsplash

在流行音像店的时代,你还可以不时“偶然遇到”音乐,购买珍贵的“光盘”。

什么是光盘?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国唱片公司销毁了未售出的光盘,并以“废塑料”的名义出口到中国。

这些播放的cd没有完全损坏,大多数歌曲仍然可以听到,有些甚至完好无损。这些“光盘”已经成为音乐爱好者的热门物品。

可以说,光盘是一代年轻中国人的第一位音乐老师。那个时代的歌手中,谁没有买过或卖过一些光盘?

正如高宋啸所说,“在我们的音乐行业有很多人——一些人成为艺术家,一些歌手,一些人成为唱片公司的策划者。他们都来自销售光盘。”

王峰那年在北京卖了这张光盘。顾客认为太贵了,所以他甩了甩头发,自豪地回答:“你买不到!”

播放光盘是一代人对外国音乐的启迪。/“北京岩石”

在一家小音像店里,买卖是不同的景象。不要瞧不起那个时代的音像店——当你真的不知道该听什么歌的时候,你甚至可以请店员帮你推荐。

这位默默无闻的音像店店员也许有一天会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

在音像店工作时,李玉刚自学了声乐。好莱坞“天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在拍摄《落水狗》和《低俗小说》之前,曾在一家音像店兼职数年。当伟大的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和大卫·F·桑德伯格年轻时,他们都有下班后从音像店带几张光盘回家的习惯...

对他们来说,小音像店不仅是他们养家糊口的工作场所,也是他们艺术灵魂的栖息地和学习知识的精神天堂。

因此,不要低估你在音像店遇到的安静或悲伤的年轻人。

唱片店也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日出前”

即使你没有遇到一个大人物,你也可能在那里遇到你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在1998年偶像剧《走向爱情的尽头》中,主人公杨铮在一家音像店与文辉分享了他最喜欢的歌曲。

在电影《寻找周杰伦》中,普普走遍大街小巷寻找唱片,遇到了一家二手唱片店的老板玉子。

在《欢乐颂》中,关菊儿和赵医生同时在音像店拿起一张唱片。这种默契让关羽心痛。

在经典爱情电影《日出前》中,伊桑·霍克和朱莉·德尔佩在一家音像店调情。到目前为止,这出戏已经让无数粉丝错过了...

在2002年的《无间道》中,刘建明和陈永仁第一次在音像店相遇。他们坐在一起,听着商店里回荡的“被遗忘的时间”。

如果是现在,他们会在Xi茶馆见面吗:“一杯28片肉质葡萄,少冰少糖。”

无间道

辉煌时期:迟来的岁月,难以忍受生活的变化

时代变了,音像店一个接一个消失了。音像店的故事也离开了我们。

1917年,中国第一家唱片工厂在上海成立。1998年,中国最后一条黑胶生产线关闭。几十年后,这家小型音像店见证了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

在磁带和光盘出现之前,中国音乐迷只能通过留声机欣赏音乐。

1877年,爱迪生发明了留声机。这种里程碑式的机器十年后被引入中国。

当时,上海《格致简编》杂志对留声机在录制音乐中的作用描述如下:“如果你先把英语句子放进机器里,重复单词就不会有错。如果你要求某人弹奏琵琶,那么所有的音符都将被记录在这个乐器上,并且在回答中没有区别。”

留声机通常卖300元。听留声机是一种奢侈品,只有富裕的家庭和歌剧爱好者才能负担得起。

留声机的主人邀请了三两个朋友聚在宽敞的客厅里,品尝留声机发出的悠扬旋律,留声机成了生活质量的象征。晚上的课上,朋友们品尝甜酒,陶醉在充满梅花香味的空气中,听留声机里传统音乐的片段

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留声机。/pixabay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磁带和cd相继问世,从此音乐有了全新的载体。

这种全新的听歌方式很快在人群中传播开来,催生了音像店行业的繁荣。

到2000年,中国有超过10万家音像制品分销商,小型音像商店随处可见。

许多著名的歌曲都是通过街头巷尾的音像店演唱的:陈慧琳的记事本,刘若英的后记,f4的流星雨,李圣杰的《对绝对的迷恋》,而《2002年的第一场雪》则在音像店呆了整整一年。

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台cd播放器,还有许多流行歌曲cd。邓丽君,四大天王以及更远的地方都是那个时代的著名名字。

2005年,音像店迎来了高峰期。据中星音像有限公司统计,今年共有34961种音像制品(磁带、光盘等)。)在中国发行了4.89亿张光盘,销售额达到36.15亿元。

计算一下你为音像店支付的钱,你就会知道那时音像店的生意有多兴隆。

过去,磁带可以播放和录制。/“我的少女时代”

涨潮时,它会下降。1991年,音乐压缩技术mp3被成功开发,一个新的时代出人意料地开始了。

1998年,韩国三星子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台mp3播放器。2000年,西门子推出了第一部能够播放mp3的手机。2001年,苹果推出了ipod,引起了轰动。

从那以后,人们听音乐的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流媒体音乐已经席卷全球,伴随无数人度过青春时光的音像店也逐渐开始衰落。

2007年,中国唱片和上海美亚等十几家全国性音像连锁品牌公司相继关闭了数千家连锁店,市场上只有几家音像商店。

2014年,在北京运营了21年的西单视听世界发布了关闭公告。

与其买cd,不如听听现场。/unsplash

黑胶复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只关心你

正当粉丝们认为音像店“结束”的时候,它以一种新的方式获得了活力。

riaa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国乙烯基唱片销量达到860万张,因此断言“2019年乙烯基唱片的收入将自1986年以来首次超过cd”。

黑胶复兴也蔓延到了中国。2015年,永通音像公司投入生产黑胶生产线。两年后,现代天空推出了“100黑胶唱片发行计划”。2018年,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推出“黑胶回收计划”,上海黑胶车间投入运营。

近年来,黑胶的销售量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增加了。/ifpi

为什么这么多人突然爱上了黑胶唱片?

对于音乐爱好者来说,乙烯基唱片独特的“噪音”象征着温暖和质感,“有些东西更古老”。

更有甚者,手中的实物唱片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真实感觉”,恰当、踏实、安心,让人想起我在音像店买cd的那些日子——谁知道网上音乐的价格何时突然上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购买黑胶唱片。Statista发布了一项对3万人的调查。结果令人惊讶。购买黑胶唱片的主要力量是90后和00后。

年轻人购买黑胶唱片,有些是出于对复古黑胶唱片的好奇,有些是为了购买偶像周围的一切,还有其他让人们发笑的原因:我们错过了音像店的时代,但我们不想错过拥有真正唱片的机会。

豆瓣关于乙烯唱片的话题已经吸引了数百万的观众。

有些人甚至说他们买乙烯唱片,不是为了听。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发布的icm民意调查,将近一半的乙烯基唱片购买者实际上在youtube和soundcloud等网站上免费听到了他们想要的歌曲。

他们中相当多的人购买乙烯基唱片纯粹是为了收藏或装饰——看,乙烯基唱片已经成为小资产阶级生活中的“糖果”。

视听余像:但是请不要忘记过去

黑胶唱片的复兴是否意味着音乐商店在春天已经倒闭?答案是否定的。音像店的消失趋势是不可逆转的。

一方面,一度流行的盗版光盘给音像业造成了严重损失;另一方面,流媒体对音像店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毕竟,购买黑胶唱片的是少数群体——购买黑胶唱片,必须配置播放器和各种严格的维护规则,这需要太多的时间和成本。在所有以效率为导向的当代,有多少人能坚持它?

甚至连几乎没有营业的音像店也在苦苦挣扎。有些已经变成了网上商店。有些人做了独立的记录。其他人安装了酒吧和书架,从一家小音像店转向街角的一家小咖啡馆。

像书店一样,许多音像店已经开始转变成网上商店。

这是一个音乐的时代,但不是音像店的时代。

从以唱片和cd为主的传统音乐时代到数字音乐时代,街头音像店的故事正走向一个集体的终结。他们曾经多么辉煌,现在多么暗淡。

即使在数字音乐时代,每个人对音乐的热情也没有消退。

2003年7月16日,周杰伦的《以父之名》在亚洲50多家电台首映,观众达8亿人。2019年9月16日,《说不要哭》在三个音乐平台上同时推出,不到两个小时的销量就超过了1000万。

在过去的16年里,音乐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是音像店的存在变得越来越弱。

音乐爱好者仍然热情高涨,但他们早就忘记了他们的老搭档,音像店。

《2019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达到近80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400亿元。未来数字音乐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音乐载体不断变化,周杰伦歌曲中的“小黄花”从磁带的a面漂移到应用界面。

音像店?拜拜.

对音像店的记忆,如此孤独和悲伤的谢幕,留下无数的磁带和cd,留下洗碗的记忆--许多年后,你还能记得夕阳下充满青春的音像店吗?

参考材料

[1]《在娱乐和革命之间》安德里亚斯·斯汀

[2]《黑胶圣经》郭思伟

[3]2019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研究报告。艾瑞咨询公司

[4]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音像业的兴衰。杜林锴

作者|凯·葛

欢迎与朋友分享文章

这本新周刊最初是未经许可而制作和重印的。

湖北快3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