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新闻>财经>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

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

2019-11-06 11:23:18 2708人参与  2708条评论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保留增值税“五五分成”回到消费税征收

税费改革陪护税费减免(芮才静)

我们的记者李杰

为深化减免税措施生根发芽,福建省国家税务局近日在福建省电子税务局推出“减免税奖金清单”,帮助纳税人计算减免税“收入账户”。图为福州仓山税务局工作人员帮助企业财务人员使用电脑自行打印“税费减免奖金清单”。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

近日,国务院出台了《实施大减税、大减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的改革推进计划》(以下简称《计划》),出台了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比例稳定、调整和完善增值税免抵退税分享机制、收回消费税征收环节、稳步向地方转移等改革措施。专家分析,改革方案对于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分配关系,培育和扩大地方税源具有重要意义。短期来看,有利于支持地方政府实施税费减免政策,长期来看,将进一步深化财税体制改革。

大力保障减税和减费

近年来,减税和减费是中国经济的关键词,也是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体现。从1月1日起,对小微企业实行包容性减税和个人所得税特别附加扣除。从4月1日起,深化增值税改革;从5月1日起,社会保障率将降低...今年1月至7月,国家共减免税费1349.2亿元。根据2018年1.3万亿元的减税和收费,预计全年企业税收负担将继续减少2万亿元。

“中国今年的减税和收费规模前所未有,在世界或中国金融史上都是如此。”财政部长刘坤说。

更大的减税和更低的收费也给财政平衡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在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新看来,减税近年来变得越来越艰巨,今年2万亿元的目标占去年国家财政收入的10%以上。与此同时,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支出有所增加,这凸显了通过改革和提高地方处理减税和收费的能力来缓解地方收入和支出压力的重要性,特别是在金融业务困难的地区。同时,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分配关系也是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该计划明确指出,实施更大幅度的减税和减费是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的关键措施,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收入分配改革是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的重要保证。通过该计划的实施,应建立权责明确、财政资源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为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创造条件,确保企业和人民真正有参与感。

稳定当地收入预期

增值税是中国最大的税种,占所有税种的30%以上。在增值税方面,计划明确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比例稳定,调整和完善增值税优惠、抵免和退税的分成机制。

自2016年5月以来,随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项目的全面实施,中国实施了一项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增值税收入分配的过渡性计划。各行各业的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将纳入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分摊范围,中央和地方政府各分摊50%。过渡期暂定为2至3年。目前,过渡期的期限已经到来,该计划再次明确保持增值税收入的“五五分成”比例。

"该计划的出台稳定了社会预期,并将为地方财政收入提供有力支持。"他代新说。《规划》指出,鼓励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培育和扩大税源,增强地方财政的“造血”功能,营造积极、竞争、努力的发展环境。

在保税、抵税和退税方面,该计划明确保持了“五五”期间中央与地方政府的相同比例,并提出了相应的改革措施,以缓解部分地区的保税、抵税和退税压力。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徐红分析说,与原有的退税分配机制相比,这一政策最重要的变化是退税金额的分配可以根据各地区的增值税收入进行。这充分考虑了增值税税基流动的特点,避免了一些欠发达地区产业结构的限制和大量外包给地方财政退税带来的沉重负担。这种退税分配机制更加公平合理。

扩大地方税源

在消费税方面,该计划明确将消费税征收环节向后移动,并稳步分配位置。根据完善地方税制改革的要求,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目前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部分消费税项目将逐步移回批发或零售环节。一是对高档手表、珠宝首饰、玉石等条件成熟的项目进行改革,然后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条件成熟的项目进行试点改革。

中国金融科学院副院长白敬明认为,消费税征收环节的明显向后运动和地方的稳步向下分配,将有助于扩大消费税的税基,扩大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消费税目前属于中央税收,占中央财政收入的一定比例。完善地方税体系就是给地方税以相对充足的税源和相对稳定的收入。消费税的稳步降低将有助于稳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他说。

何代新认为,消费税征收从生产(进口)环节向批发或零售环节的转移也将增加地方政府鼓励经营和支持消费市场的积极性,这将有助于改善当地消费环境。“减税和收费能否持续?它是如何工作的?这是许多人关心的问题。现在,一系列改革措施的出台将为减税和减费政策的更好实施保驾护航。与此同时,通过减免税费,我们也推进了财税体制改革中深层次问题的解决,如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关系等,为改革的全面深化释放了积极信号。”他对代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