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新闻>教育>办展览受欢迎 收获神童弟子

办展览受欢迎 收获神童弟子

2019-11-04 09:26:51 1939人参与  1939条评论

秦剑寨

字符卡

秦剑寨(1888-1950)、秦明寨、秦子石等千石建筑业主。他来自广东番禺,出生在越南。回国后,他和梁超一起学习经典和历史,和康有为一起学习书法,用篆刻精制书法。他被誉为“第一个带甲骨文进入印度的人”。曾任广东省土地办公室主任、广州市国家政府委员会顾问、上海华侨事务局局长等。他写过贾吉谷、顾家联、时迁楼印石、翟琴柳荫、翟琴舒华银基等书。

1940年,著名书法家、篆刻家秦剑翟从香港来到广州湾10多天,举办书画展览,与各界人士广泛接触。同年5月25日,他发表了一篇题为《广州湾概论》的文章,描述了广州湾的教育、交通、政治、文化、建筑和人员。

广州湾印象

良好的社会秩序和浓厚的文化氛围

抗日战争爆发后,广州湾成为国际航道,其地位越来越重要。秦剑翟在他的书的开头说“广州湾是南路的必经之地。不久前,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地方。自从交通线路被堵塞后,它逐渐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入口。因此,经济、教育、交通、政治、文化、建筑、人才和各种进步都有迅速变化的趋势。”正是战争形势的发展,使得广州湾在各个方面都“进步”,成为国难期间“歌舞升平”的特殊区域。

在秦剑翟看来,“无论在哪里,我都没见过任何闲人,也就是搬运工、人力车夫和挑水人(没有安装自来水,所以每个家庭都要雇人挑水),他们每天至少能挣几美元,额外的可以高达10到20美元。”此外,在他在广州湾的十多天里,“我还没见过乞丐。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确实不容易做到,而且对所有城市来说也是看不见的。”可以看出,广州湾的社会秩序良好,各行各业都很安全。

广州湾的消费水平不低。秦剑·翟写道:“还有其他公司邀请我吃饭。额外的座位费用超过300元,最低费用也超过100元。目前,这在广州湾似乎是很常见的事情。然而,所有的餐馆和消费场所总是空无一人。这里的生活和澳门差不多。据说有一种花纱利润最高,中国商品市场也非常有利可图。”广州湾的商人赚了很多钱,所以请客要花很多钱。一顿饭要花数百元,餐馆和商店总是挤满了顾客。

在旅行方面,西营和赤坎长途旅行用公共汽车,短途旅行用人力车。

广州湾的西营和赤坎是不同的功能区,“南路和广西是唯一可以通过的地方。他的海岸是西营,商业聚集的地方是赤坎。”“西营是一个住宅区。所有的建筑都像西贡(现在越南胡志明市)海防。道路极其茂盛。最壮观的是公使馆和东方汇理银行。”

赤坎是一个商业区。“赤坎,大楼里到处都是,目前的建设将与华南酒店一起完成,听说预设了大舞厅和大饭厅,新房间大厅有2300间;大厅对面的一家中国商品公司也在大楼里。仔细观察他的设计,它与上海百乐门非常相似。未来,这两座建筑将代表赤坎。”赤坎最迟在清朝中期已经成为一个商业港口。到了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酒店和商店的建设如火如荼。华南酒店由陈雪潭投资,建筑师梁日新建造。当时,秦简翟参加了村金桥公立医院筹建的奠基仪式。他说:“当天举行奠基仪式时,根据筹备主任的说法,共筹得26万元,捐款10万港元。医院建成后,就可以进行收集。”1941年5月1日,村金桥公立医院建成并投入使用,当天《大公报》报道。

在教育方面,“最高学府是秦艽大学商学院,它位于寸进大桥(所谓的大桥几乎就像以前上海的江湾)”。严格来说,秦琼大学位于金桥外的濉溪县,不能算作广州湾的高等院校。然而,寸进大桥是分界线。正如建翟琴所说,寸进大桥到广州湾就像江湾到上海一样。虽然它位于中国边境的边缘,但实际上它与外国边境关系密切。此外,他“看到了一所四维中学,一所人才培养中学,而且设备很好”,而且由于沿海城市的陷落,“最近有许多教师,因为到处容纳不下,被迫逃到这里”。例如,培才中学吸收了大量优秀教师,包括音乐家黄友棣和艺术教授邓昌。

广州湾有三家报纸,一家是《岭南日报》,另一家是《南路日报》,另一家是《雷州日报》。然而,秦剑翟认为《大公报》更受欢迎。“据我所知,不是每个家庭都读《大公报》。每个人都认为国际新闻必须以《大公报》为基础才能得到证实。”此外,“至于书店,它们日益增多。如果以人数为标准,擅长文学的人比湘江的人还要多。”广州湾的文化氛围似乎比香港更浓。

然而,秦剑翟认为广州湾邮电通信的发展还不够。邮件发送”似乎没有香港、上海和澳门快。如果电力被输送到大陆,除非被输送到金桥外的中国广播电台,否则不算在内。电话仍然是古董,可以和甲骨文媲美。”根据刘作权的文章《法国租来的土地——广州湾的城市景观》(the cityscape of canton bay),该“广州湾西营港邮政电报局”位于法国部长办公厅右侧,是法国在中国设立的15个邮局之一。该设备包括两个莫尔斯收发器和一个100门西门子磁电话交换机。有线电台位于解放东路,电台位于民友路,俗称“飞店大厦”。赤坎邮电分局位于民主路和中山路的交叉口,从事信件和包裹的收发。

社交

接触广州湾的各种各样的人

秦剑翟曾是上海和广州的政治家。他还关注广州湾的政治和税收。他说:“就政治而言,西营最高级别是部长,赤坎最高级别是市长,而在市长之后,大约警察局是最繁忙的。以前的管理费尚未支付。据说,公众对违反清洁规定的罚款也是行政费用的一大部分。最近,他们变得越来越发达,不仅仅依靠这种收入。然而,各商店的居民还没有安装教派卡。然而,部长和市长是非常平民的,可以接近市民。这就是他的不同之处。”

广州湾两位有权势的人物陈雪潭、戴朝恩和翟琴都紧随其后。“陈雪潭先生是这个地区最富有的人。他热爱他的祖国。只有一位海外华人领袖,陈嘉庚,能与他匹敌。是他向金桥医院捐赠了10万港元。”抗日战争期间,陈雪谈到捐赠大量资金帮助难民,支持广州湾学校和弃儿家园的建设。此外,“还有另一个戴朝宁先生,他叫铁胆,而且他很勇敢。这位铁丹先生待人接物,举止微笑。他很酷,和杜月菊很相似。因此,他在广州湾的所有朋友都叫他杜月升。”因为秦剑斋在广州湾举办了一个展览,与他们进行社会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有一天濉溪县县长卢匡文先生想请我吃饭。我说他们都是公务员,不应该过分违反新生活运动。去吃点零食吧!秦池大学校长刘思成和两个孩子坐在同一个座位上。”卢匡文是新沂人,早年是联盟会新沂主席。吕匡文、陆思成、吕有刚都为高磊辛亥革命的复兴做出了贡献,被称为辛亥革命岭南三贤。

秦简斋篆刻作品和秦简斋书法作品

展览

秦剑斋的书画作品很受欢迎

书法家秦剑翟对广州湾的招牌碑文非常感兴趣。他说:“我在赤坎市看到了几个招牌。我很惊讶没有看到他们。问了一遍又一遍,我才知道一本书是冯荣熙写的,另一本书是陈俊很多书写的。”冯凌云(无荣熙)生于清朝,马章。他擅长绘画和书法。陈乔森研究过他,他的弟子中有沈定安。陈汉华(子琦君)是濉溪县人。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濉溪县和徐闻县县长。秦剑翟还“在铁丹的房子里看到了他收藏的雷州前贤者陈慕红的书画,在陈建兴的房子里看到了前贤者陈兰斌反复写的数千字。它们是广东非常高贵的文件。我说这两种文物必须由叶雅安整理并签字。每个人都说他们是他们想要的。“慕辰是雷州永乐六年的举人。陈兰斌是清朝第一任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剑斋认为这两件珍贵的文物应该被称为著名书法家叶恭绰(郝亚安)。

1940年1月,秦剑斋在香港举办了“翟琴书社扇书法展”。同年5月在广州湾举办的书画展览中,秦剑翟认为“效果比其他地方好”。例如,这次我带了300多幅书画参加展览,其中画占了30多幅,其余都是书法作品。中国和西方的女士参观展览是很常见的。据当地人说,这个展览比以前更加热闹了。原因是书法展览是第一次,而且有如此多的展览,以前没人见过。对于西方人来说,最受欢迎的词是甲骨文,它已经被订购了很多,这在以前的展厅中是找不到的。同时,观众的评论也很深刻。如果你谈论好与坏,你必须愿意接受它们。这不一定意味着文化水平低。”人们对展览的认可给秦剑翟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1940年5月25日,《大公报》(香港版)报道说,“书法家秦剑翟从赤坎返港”上面写道:“前几天,广州湾的朋友邀请书法家秦剑翟多年来带来数百件书画作品在赤坎商会展出。中西人民受到热烈欢迎。至于西方人,自法国部长和赤坎市市长以来,金桥外的中国官员和各界领导人都争相认购。我听说总额达到了12800多元,这是赤坎书画展前所未有的成就。”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秦剑斋的书画在广州湾的流行。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秦剑翟在第二天的《大公报》上发表了“秦剑翟尊敬并感谢广州湾的绅士们”与那些在薄薄的屏障下旅行的人相比,他带走了一本已经写了很多年的书。他假装是赤坎市商会的陈览,向各方征求意见。他是由中国和西方各行各业的绅士培养的。在平原的10号,主人深深地依恋着他,餐馆适合提供食物。结果,他不仅震惊了,还急忙返回。他没有客气地一一拒绝。他深感遗憾,仍然希望从过去吸取教训。“这充分表达了秦简翟对广州湾各界的感谢。

“口头广州湾”团队与秦剑斋弟子吴京(中)合影。

意外的收获

“神童”的弟子吴京被招募。

秦剑斋访问广州湾的另一个好处是招募了“神童”的弟子吴京。他写道:

“这个神童是卢吴京,现在濉溪县县长卢匡文是他尊敬的人,秦池大学校长陆思成是他的叔叔,中央委员卢有刚是他的叔叔。他自然来自他的家庭。这次我去了坎下,他的德高望重的人要我教他怎么写。不到半小时后,他已经学会了写作。又过了一个小时,他实际上写了一副对联,与他以前的笔迹不同。当他到家时,他的父母也不相信。第二天,我甚至在我的展览中向客人挥手,这真的感动了整个城市。第三天,我可以写剧本,第四天,我甚至可以写章节和草。起初,我书店里的学生写作并不慢,但是和他相比,他们总是有点苍白。我说过写作是读者应该理解的一件事,或者阅读是基础。要考他的学校班级,一个人必须熟悉它,并问他关于他的经典和历史。他们都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所学校不读古典文学。这是家庭学习。”鲁吴京生于1934年,当时他很小就和秦剑翟一起学习书法,但他擅长书法,对经典历史相当熟悉。

吴京于1949年随家人移居台湾,后来在台湾大学和政治大学担任教授。他是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的国际旅游专家。在《吴京回忆录》中,他回忆了作为老师崇拜简的情景:在书画展览的前几天,他的父亲卢匡文带他去请简写和学习书法。秦简翟用手指甲在宣纸上压下凹痕,让他写下“自然与正义、智慧与水、仁山”八个字,受到简的称赞。他接受他为养子,并帮助他设计草书“吴”的符号。他被命名为“田健”,意思是“天星剑,一个绅士应该不断努力自我完善”。2013年,吴京教授向母校中山大学捐赠了22幅民国时期名人的珍贵字画,包括叶恭绰和秦剑翟的作品。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