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新闻>娱乐>用食物做道具科普妇科疾病,这个妇产科男医生的路子太野了

用食物做道具科普妇科疾病,这个妇产科男医生的路子太野了

2019-11-03 12:43:28 1884人参与  1884条评论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微博上的玩家疯狂转发微博。

在最初的博客中,著名健康博客作者刘露先生用西方的蓝色花、卷心菜花和草莓作为道具,给网民们讲解科普尖锐湿疣和假性尖锐湿疣的区别:

这种普及科学的方式实在太疯狂了!

更有趣的是,科普结束后,这位先生会吃道具……网民们一个接一个地惊呼,再也不会直视草莓和花椰菜了。

在关注了六层楼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越来越多的食物、油炸圈饼、月饼、洋葱...落入了“旧六部科普魔术的掌握”。

网民开玩笑说,老刘更像是一个“美食博客”,而不是健康博客。

▲六楼有哈密瓜、洋葱等食物的子宫肌瘤科普之谜

当然,嘲笑属于嘲笑,网民们非常喜欢博客作者刘露先生轻松有趣的科普方法。

上个月,一本新的六层书《妇女保健指南》出版了。借此机会,我们采访了北京的六层楼先生,了解这位另类健康博客作者背后的故事。

温:花牛小姐

受访者:刘露先生,以前是妇产科医生,现在是一位著名的健康博主,专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普。2014年,他开通了微博@刘露先生,2015年,他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11号咨询室,并撰写了《女性保健指南》一书

01

自称“无情感科普机”

事实上,他是一个热心的“女性朋友”

当我在六楼看到刘先生时,北京正处于仲夏。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整个人阳光明媚,就像微博上的他一样。

采访开始前,他仔细检查了手机,但后来发现他在检查网民发来的私人信件。

说到网民的私人信件,每个关注六层楼的人都知道,因为妇产科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职业,他的网民的私人信件可以说是“极其精彩”!

有些诚实的问题

有可供咨询的直接图片。

也有一些人发送私人信件来谩骂。

……

“我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阅读那些私人信件。我刚刚读了,现在有2600多封未读的私人信件。”

谈到私人信件,这座六层楼的建筑陷入困境,但他也坦率地承认,他“不愿关闭私人信件”。

“因为在给你寄私人信件时,每个人都怀着极大的希望和信任找到了你。她在等你的回复,但是绝对没有办法一一回复。我对此也很困扰。有时会有一些私人信件,确实涉及一些非常严重的情况,需要你及时向她指出方向,以避免她走弯路和走错路。”

在采访中,这座六层楼的建筑嘲笑自己是“没有感情的科普机器”。

使用甜甜圈作为道具在六楼普及科学的秘密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6层楼的先生是一个温暖的人。

他不是一个冷漠的人,而是一个躲在手机后面仔细阅读网民私人信件的科普博主。他会担心网民的病情,并会尽力回答每个人的问题。他是真正的“女性朋友”!

02

离开医院专职科普

男性妇产科医生的“弃医从文”之路

当然,六层楼不是第一个六层楼。

在全职普及科学之前,六楼是一个妇科医生,他和医院里的大多数医生做同样的工作,比如坐着、做手术等等。

“工作了很长时间后,我发现许多病人都在小题大做。事实上,他们没有必要来医院。他们只需要知道一些基本知识,并简单地处理它。

另一种情况是,她不可能到医院来,除非情况如此严重。她得去诊所看看,做个检查,吃点药。有些病人会到医院来,直到手术有必要为止。

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做一些科普的基础知识。"

在这一初衷的推动下,当时还是医生的这座六层建筑开辟了自己的女性健康科普之路。

“因为在互联网上做科普需要一个网名,碰巧我们的部门在六楼,所以我们有了“六楼”的名字。

2014年元旦,一个六层楼的豆瓣账户诞生了。“起初,我就像一个沉迷于互联网的青少年。当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女孩问问题时,我跑去回答。人们一度认为她在贩毒或贩毒。”

根据他自己在六楼的统计,在那段时间里,他每天需要花大约一个小时来回复大约30封豆类邮件和那些无法统计的邮件。

“如果我能多帮助一个女孩,那么就会少一个女孩患妇科病。遵循这个想法,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

后来事情进展顺利。

2014年12月底,微博在6楼上线,现在是@ 6楼;

▲刘楼先生第一次打开微博时,发推说医生穿了白大褂。

2015年初,微信公众号@ 11号诊所在六楼开业。公共号码的名字也很简单,“因为我工作的诊所是11号诊所”。

在工作、写科普文章的时候,那段时间,这座六层楼的建筑就像打鸡血一样。

“当时的科普文章是用下班后的时间片段写成的。例如,两次手术之间可能有半个小时,一天结束时会进行四五次手术。写它们大约需要一两个小时。

然而,随着我越来越忙,我没有时间写作。我必须下班回家继续写作。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一天只睡了4个小时。

在那段时间里,我对这件事如此着迷,以至于觉得值得去做!"

然而,回顾这一经历,这座六层楼的建筑坦率地说,“这一过程不是很高,也不是令人鼓舞的。对成年人来说,这是一种选择。”

越来越忙之后,他辞去了六楼医院的工作,成为一名全职科普工作者。在医生和科学普及之间,他选择后者是因为他有一个自我衡量的标准

“在门诊,你一天可以看50个病人,但是如果你写一篇文章,我不敢说是10万。如果有50,000人和80,000人阅读这篇文章,你可以帮助超过50,000人,其价值会大得多。”

目前,六层微博拥有50多万粉丝,微信公众号的每篇头条文章都有5万至10万次阅读,并出版了《关爱女孩指南》...与此同时,他逐渐加强了他的科普团队。

“认真想把事情做好”,这是对六层微博的一个简单介绍。他已经做了,并将继续做下去。

03

目前没有要孩子的计划。

他说,“因为我心中仍然有困惑……”

另一方面,在接受《宝宝树》采访时,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是孩子。

最初,作为妇产科医生,六楼有绝对的专业优势,但老刘和他的妻子没有孩子,也没有计划要孩子。

“我和妻子是高中同学。高考后,我们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学了几年医学,并谈论了远距离恋爱。我们几年前结婚了。两天前,我们还说我们已经认识15年了。但当我和妻子讨论是否要孩子时,我们都选择不要。”

为什么不生孩子?对于同样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的年轻夫妇来说,六层楼高的夫妇的生育观念可能会给你一些启示-

“我不想要孩子。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仍然没有办法解决心中的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如何防止孩子伤害他人;第二个问题是如何防止孩子被别人伤害。我妻子也认为她还是个孩子。她认为生活中有许多需求和想法需要实现,所以我们选择花时间计划其他事情。”

“当然,这件事没有好坏之分。这只是我们夫妇的选择。”

然而,像老刘这样的少校,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暂时不要孩子,也会遇到出生问题。

“我参加了许多卫星电视育儿节目,并听取了许多专家和老师的意见。他们还建议我说,老刘,你要尽快生孩子,所以你要写科普内容?我说我不可能有一个孩子成为受欢迎的科学家。”

生孩子的动力是什么?老刘说,“我可能没找到。”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大爆炸”谢尔顿的婚礼演讲:

“我无法理解一个人追求另一个人并一起度过一生的整个一生。也许我太有趣了,不能有别人陪着,所以我祝你们彼此幸福,就像我给自己的一样。”

用“一个孩子”代替“另一个人”也是有意义的。

对于这座六层楼的建筑和他的妻子来说,他们两个在一起,或者他们和他们心爱的事业在一起,已经能够获得足够的寄托和幸福,这时,他们是否应该有孩子,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结束-

你喜欢如何解决生活中的妇科问题?欢迎分享您的观点和方法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