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母婴 > 高教普及时代不应有“精英教育情结”

高教普及时代不应有“精英教育情结”

2019-09-11 18:19:12 来源:康家一沙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3482次

以高职扩招100万完成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临门一脚”,具有标志性意义。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中国社会应当抛弃从精英教育角度看待高等教育的成见,只有办好每一所高校尤其是职业院校,才能拓宽国民的教育选择,缓解社会的教育焦虑,解决高等教育结构和质量与社会需求脱节的问题。

应急救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任何时候都不能有丝毫麻痹大意。近3个月以来,应急值班从“一把手”做起,自上而下,人人在状态,时刻准备着;制定应急管理手册条分缕析、严谨缜密,努力让应急救援更加有序有效。安而不忘危,治而不忘乱,应急管理不仅要有应对挑战的高招,还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不仅能打好化险为夷的硬仗,还必须夯实防患未然的基础。今年4月,《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正式印发,几次“约谈”警示广大领导干部时刻绷紧“安全弦”,隐患排查、专项整治、安全教育迅速到位。一整套应急管理体制机制,正在建立和完善。

我国高等教育从精英化阶段走向大众化再到普及化,高校始终被等级化,教育管理者、办学者和社会都认为,综合性大学高人一等,职业教育、职业院校地位低,还有一些社会舆论直接把三本院校(民办、独立院校)和高职院校称为“烂学校”。这样发展高等教育,不管怎么提高毛入学率,都难以缓解社会存在的“教育焦虑”。另外,高等教育的结构和质量会与社会需求脱节,大量学校应该进行职业教育,却按培养学术型人才的模式办学,显然难以保障培养质量,难以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

从2002年到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规模持续扩大,从高等教育大众化走向高等教育普及化。虽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0%,但社会的“精英教育”思维依旧十分顽固。2015年教育部作出部署,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转型进行职业教育,但社会舆论普遍认为,地方本科院校转型职业教育是“降格”,有的地方本科院校也不愿意转型。

姚慧说,子女们不必想着把痴呆症老人扭回原来的样子,把能否重新认识亲人作为治疗的标准,而要尝试接受这种状态,甚至不妨把它当作上天的礼物。

楼继伟介绍,亚投行的总投票权由股份投票权、基本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组成。

而对照发达国家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过程,大多是原来实施精英教育的大学并不扩招,而主要发展社区学院、职业学院,这保障了精英教育学校的办学定位和质量,也给职业学院、社区学院提供了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在美国,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和综合性大学之间不存在等级高低和身份差异,社会平等对待这些高校,很多社区学院还和综合性院校签有转学协议,社区学院的教学质量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

其中,美洲6个国家、亚洲13个国家、欧洲14个国家、大洋洲1个国家、非洲4个国家。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受到经贸摩擦影响是难免的,一些指标波动也是正常的。但我国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不会改变。”宁吉喆说,中国经济具有韧性和弹性,具有应对风险的经验和方法,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下,在各类市场主体的主动应对积极作为下,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可以实现。

预计4月5日08时至6日08时,重庆东部、贵州东部和南部、湖南西部、江西中部和北部、安徽南部、浙江西部、福建西部和北部、广西西部和北部、云南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短时强降水天气,小时雨强20-40毫米,局地可达50毫米;此外,贵州南部、广西北部、江西北部等地局部可能伴随有雷暴大风或冰雹天气。

二、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参与者不满十人,区分不同情形予以裁量和处罚:

上述问题在我国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时就应当引起注意,但我国当年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采取的是由实施精英教育的学校扩招的政策,这一政策让这些学校既有扩招的基础,也有扩招的动力,从决策层到高校都觉得此路畅通。由精英教育学校扩招,快速实现了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目标,2002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就达到15%,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

我国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发展高职教育而不是提高本科升学率成为重点,可能会让一些以上本科院校特别是名校为目标的学生及其家长失望,但这一战略选择是正确的。我国发展高等教育,不能再迎合社会的功利学历需求,而要根据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科学规划高等教育的布局,调整高等教育的结构。要淡化社会存在的学历情结,消除学历歧视,必须改革教育管理制度,清理歧视职业教育的政策,同时改革教育与人才评价体系,不能再是唯学历是举,而要唯能力是举。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5月8日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我国高校招生790.99万人,毛入学率达到48.1%,今年毛入学率将超过50%,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化。今年高职扩招100万,成为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临门一脚”,直接推动我国高等教育迈入普及化阶段。(相关报道见A6版)

在村主任张茂宁看来,张德样是个古怪人,别人说话听不进去,“总是干事和别人不一样”。这个糟蹋钱的葬礼,张茂宁不去。他认为别人去,也不过和张德样有人情来往,还个份子钱,凑个热闹。

后来的结果显示,如此扩招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在稀释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同时,职业院校、民办院校的发展空间被挤占。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高考录取率提高,但公众的“高考焦虑”没有得到缓解,上大学的“独木桥”变成了上名校的“独木桥”。

以高职扩招100万完成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临门一脚”,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不理解,觉得靠发展高职来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其实,这对高等教育普及化很有意义——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中国社会应当抛弃从精英教育角度看待高等教育的成见,只有办好每一所高校尤其是职业院校,才能拓宽国民的教育选择,缓解社会的教育焦虑,解决高等教育结构和质量与社会需求脱节的问题。

饭桌上,来自智利的塔皮亚上士与匈牙利的罗兰德中尉一直在小声讨论,谈论的话题是刚进行的价值目标选择狙击课目。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traz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康家一沙网